欢迎书友访问精选库中文

精选库中文

【143】真相大白,捕快抓人

作品:花落流年错  |  分类:玄幻小说  |  作者:娜样

    “前几天我女儿受了些惊吓,所以有些口齿不清,让众人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……”下面的人都开始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还是要找个大夫看看,或者是找个道士法师做个法,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小事。”有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说到,而眼神里,却带着戏谑,虽然是出主意,却也是在看笑话。

    落花认识这个中年男子,不就是那陈家奇葩两姐妹的爹吗?

    冷诚也自然知道,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可以明说出来。所以只能摆了摆手,“陈老爷说得对,这宴会毕竟是寿宴,还要好好开心便可。”

    一场好好的寿宴办成了这个样子,冷诚心中也是很不爽,而旁边的乔氏,脸色直接的黑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这次自己的八十寿宴可以有个很好的结果,找到了自己的孙女,可是奈何那个莫奕欢,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平白丢了自己的面子。ii

    只是现场这么多人,也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而这边的落花,却心情不错,“新桐,你觉得这次那个老巫婆会不会直接气死?”

    心情一好,落花便开始调侃起了旁边坐着的新桐,而且还顺着新桐刚才的称呼,老巫婆这几个字,她突然发现这几个字真的很符合,说到了精髓。

    而新桐不由得笑了,也接话到,“这老巫婆怕是这次回去非得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气死。”

    而小白,之所以什么话都不说,是因为她居然睡过去了,而且是躺在了新桐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心大,本来想着来看戏,却没想到竟然是小白的催眠曲,也不知道这小白究竟是做了些什么,这么嗜睡。ii

    而木心确从头到尾都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女的?”这话虽是疑问,却眼神里尽是肯定,他不聋,自然也听到了刚才那冷奕欢的话,说什么冷府大小姐,莫熙雯什么的,而刚才他才告诉自己,他叫莫熙雯。

    这一问,落花倒是忽视了,也许是没有想这么多,只是看着面前的木心,不知道为什么,却突然想要逗逗他。

    立刻站了起来,走到了木心的眼前,轻轻的弯腰,在木心的耳边说到,“我本就是男子,这也需要怀疑吗?”说完在木心怔愣的时候,直接将木心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木心这是自己被调戏了,还是自己调戏了他,手上的触感,明明显显的告诉自己,他是男子。ii

    新桐姐姐这是怎么了?即使是法术加持,但是也不能做出这让人吃豆腐的举动,那木心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表里不一。

    玉莫天这两人看着感情不错,只是为什么觉得有些被秀到的感觉?

    当归苍天啊!大地啊!他家公子居然被调戏了,为什么不放开?为什么不挣扎?这难道是两厢情愿,情不自禁,一见钟情?

    而一直暗暗打量这边的冷清,却眉头紧紧的皱着,脸色有些不虞,自己看上的女子,居然也有人来动?

    他看上的人,也会有人来抢?

    其实左右不过一瞬间,落花便放开了木心的手,“现在确定了吧?”

    看见木心呆呆傻傻的点了点头,落花不由得尴尬的笑了,回到了位置。ii

    后知后觉,她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番举动,真的感觉很是丢脸啊,只是刚才听到这个木心怀疑自己的身份,下意识的,就想要怎么做?

    即使自己用法术掩盖了自己的身份,但是这种暧昧的姿势还是自己这几辈子第一次做,所以后知后觉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做了,倒是也没有办法挽回,只是看到木心这通红的耳朵,还有显然蒙圈的模样,落花却莫名的觉得人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只是知道自己还有事情要做,所以落花也没有特别在意,慢慢的看着这场宴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突然,莫奕欢冲了上来,而后面的丫鬟却似乎拦也拦不住,莫奕欢直接朝着落花这个方向跑了过来。ii

    头发散乱,脸上的精致的妆容已经花了,哪里还有刚才的一副大家闺秀模样。

    “莫熙雯,我错了,你让她离开吧,我错了……”直接跪在了落花的脚边,而口中不断的说着这几句话,不一会儿,头上也慢慢有了血丝,而众人的目光,又再次的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新桐下意识的想要挡过来,却被怀里的小白给制止了,毕竟怀里抱着个人,行动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落花假装奇怪的问到,只是心里却如明镜一般,毕竟这些都是她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冷家的大小姐,你才是,你才是大小姐,这坠子是你的,是你的。”说完就死死的拽住自己的脖子,想要将上面挂着的东西扯下来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只是可能是绑得太紧了,丝线也太牢固了,所以一时间,竟然扯不断。

    看着莫奕欢快要把自己勒死的模样,终于后面的丫鬟赶了上来,将人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而莫奕欢却不断的挣扎,“莫熙雯,我错了,你让她走吧,让她不要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害怕的朝着后面看去,眼里仿佛真的看到了什么,直接的尖叫,可是众人也看了,却大白天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由得众人背后也有些寒意,仿佛真的诡异的被人盯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落花要做戏,自然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,还带着些害怕,“莫姐姐在说些什么?谁在跟着你?”

    莫奕欢紧紧的看着后面,脸上惊恐的神色不变,“巧儿,是巧儿。”ii

    “巧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死了,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落花刚问完,莫奕欢就被冲上来的家丁治住,只是不知道其哪里来的力气,竟然一时间都拉不住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莫奕欢却突然咬住了一个家丁的脖子,这一举动,彻底的将所有人给吓住了,现场陷入了彻底的混乱。

    而乔氏,却直接一口气提不上来,喊了一句,“孽障。”

    就彻底的晕了过去,被人给扶着。

    而众人将莫奕欢扯开之后,莫奕欢的嘴角,还带着血,“巧儿是被我杀的,我杀了巧儿,我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落花立刻掠到了莫奕欢的身边,“你为什么要杀她?”ii

    “她该死,她知道了我不是冷府大小姐,她知道了我的秘密,她该死。”此时的莫奕欢,脸色淡然,却已经陷入了平静,倒是让周边的家丁松了口气,甚至有几个人,看着落花的眼中还带着丝丝的感激。

    果然是愚昧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滴血认亲,为什么不是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那是父亲给我的一粒药丸,说是吃了它,我的血无论碰到什么人的血,都能融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“莫江河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妹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莫熙雯是?”

    “她比我大。”

    一切真相大白,落花不由得笑了,而四周却围上来了一群捕快。ii

    “冷奕欢涉及杀人,立刻逮捕。”

    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众位宾客也被冷诚给请了出去,不过已经是于事无补,这冷家这次,可是彻底出名了。

    这场八十大寿,彻底绝了所有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些捕快也是落花找来的,这莫奕欢,自己不会杀她,只不过这后半生,说不定要一辈子待在这牢房里了。

    最后冷清走了过来,眼神复杂的看着落花,“你这次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满意什么?”落花装作无辜的问到,却被冷清紧紧的抓住了手,“你知道我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说完将眼睛直直的盯着冷清扣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,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,“我也知道,以你的身份,肯定不会在乎这冷家的存亡,所以不要如此的较真,殿下。”ii

    落花是凑到了冷清的耳边说的,而在旁人的眼中,这确实极为暧昧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果然,冷清听完之后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放开我。”这冷清用的力气,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虽然她也不是很在乎。

    只是始终这次,似乎是自己套路了他,所以心里也多了几分的愧疚。

    最后冷清还是放开了落花,只是脸色却很是不好,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而冷诚,却匆匆忙忙的指着落花,却半天都说不出来一个字,最后只能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没有挽回,没有认错,甚至连莫熙雯这个亲女儿都不在乎了,果然冷血如斯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在落花走神的时候,却冷不防的被人给抓住了手,抬眼一看,居然是木心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说着便看着木心从旁边人手里接过药箱,然后给自己手腕擦药。

    眼里还带着丝丝的心疼。

    这神色,却莫名的让落花感到熟悉,好像曾经也有人这么做过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既然有人擦药,即使这一小点淤血,自己能搞定,却还是下意识的说了谢谢。

    而木心却没有搭话,因为他现在的所有心思,都放在了那被捏红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刚才看了那么一大番戏,木心倒是没有什么感觉,甚至看着其眼中不知道为什么荡起的势在必得,愉快,木心感觉,这样的人真的很耀眼。ii

    而那个冷清抓着其手腕的时候,他的眼里,才泛起了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他很生气,也很嫉妒,甚至想要将冷清的手给砍断,只因为那人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下次不要让人碰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你答应就好。”说完眼睛紧紧的盯着落花,倒是让落花不由得多了几分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叫我阿木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阿木?”这什么奇怪的称呼,木心不是挺好的吗?这阿木,总感觉像是养的小狗名。

    这木心,果然是捉摸不透,捉摸不透。ii

    而木心显然没有想这么多,只是听到其与那个冷清交好,还阿莫阿清的,实在是膈应,于是便想了这一出。

    看着落花点了点头,木心也擦完药了,又恢复了以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落花再次说到。

    只是木心却直接背过了去,将手里的医药箱递了过去,“你这手太过细,还是要多多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落花一听这话,顿时无语,她这手虽然不粗,但是力气可真的不小,只是看不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作为一个男子,这样说真的好吗?她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而拿着医药箱的当归,心里也是崩溃的,这公子的毒舌,能改改吗?

    他已经彻底的接受了公子是个断袖的事实,要问为什么这么快,只能说是靠着自己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。ii

    毕竟,孤独终老和断袖。

    后者好像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,只要公子喜欢,那就不是什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莫熙雯这样子,怕是自家公子这追妻路,还太过遥远。

    而且说不定人家喜欢的,是女子,人家是个正常的男人,那自家的公子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总不至于将人给掰弯吧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便有家丁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木神医,我们老爷让你去诊治老夫人。”家丁的面上,还带着几丝慌张,想来这次那乔氏,可是受了不简单的惊吓,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“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等到木心和当归离开之后,落花这才反应过来,只是却还是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总有种碰到傲娇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新桐急忙抱着小白跑了过来,眼里还带着几分的控诉,“哥哥,我们可以回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莫兄,你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做的?”玉莫天一直惊呆的从头看到了尾,嘴巴就没有合起来过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自己见过最诡异的一场宴会了。

    而看到落花点头之后,玉莫天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,“厉害,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不答应是你的事情,我单方面宣布你莫兄,就是我玉莫天的师傅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说完之后,落花便带着新桐几人离开了,她相信,过不了几天,这冷诚就会找上自己,这认亲的事情,不过早晚而已。